首页 > 专题专栏
【追忆泉州华侨孝廉故事】郭瑞人:福建经济启航有他一份功劳
2020-03-21 07:18:19    泉州晚报

  人物名片

  郭瑞人(1905—1995年),祖籍福建泉州,新加坡归侨,著名企业家、华侨领袖、社会活动家,曾任新加坡振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新加坡南洋出版社董事,新加坡福建会馆执事,新加坡《南侨日报》董事,新加坡昆兴企业有限公司常务董事,福建省华侨投资公司总经理,福建省侨联主席、名誉主席,福建省副省长,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侨联副主席。

  郭瑞人一生爱国爱乡

  诚信经商 崭露头角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上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雷霆万钧的声音震撼了全世界,也振奋了千千万万海外炎黄子孙的心。当时,神州大地刚历经连年战乱,满目疮痍。在这百废待举的时刻,一批海外爱国华侨满怀赤子之情,排除万难,回国参与祖国的复兴建设,做出了举世瞩目的贡献。郭瑞人便是其中一位。

  郭瑞人,祖籍福建泉州,1905年出生于厦门。幼年聪颖好学,但家境清寒无力支付他的学费,小学毕业不久即去商店当学徒,16岁时他用辛苦工作攒下来的钱到厦门禾山甲种商业学校就读,但也只读了一年即辍学,进入商铺当店员。1925年,经好友陈森绵(又名陈三民)介绍,郭瑞人随友漂洋过海到印尼苏门答腊谋生,起初当店员,后来自己开店维持生计。1934年,经人介绍前往新加坡经商,在那里郭瑞人展现了他诚实守信、精明干练的特质,迅速提升了自己的声誉,在当地商圈中崭露头角。

  支援祖国 抗日救亡

  郭瑞人的事业正处于腾飞之际,却被无情的炮声打断。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对日寇侵略行径积愤于胸的郭瑞人全身心地投入到抗日救亡工作中。他在新加坡不但一次次慷慨捐资支援祖国抗战,还走上街头进行抗日演讲,动员华侨倾资倾力共赴国难。抗战期间,郭瑞人还兼任新加坡福建会馆秘书,参与组织福建会馆主持下的筹款支援祖国抗战、抵制日货、发动华侨回国参战、组织南洋机工回国服务团及动员华侨参加星华抗日义勇军等活动,许多由福建会馆发布的抗日檄文皆出自他的笔下。也正是在抗日战争中,他认识了中国共产党。特别是在新加坡福建会馆听取了陈嘉庚先生延安行的报告后,他对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斗争有了较明确的认识,更加积极地投入到筹赈工作中,支持祖国抗战。

  1942年,凶狠的日寇南侵,驻守新加坡的英军溃败投降。郭瑞人与友人一起通过水路撤到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避难,隐居于巴雅光务。在那,郭瑞人结识了亦到此地躲避战火的胡愈之、郁达夫、杨骚、张楚琨等文化界进步人士。出于共同的爱国理念,他们成为患难与共的挚友。

  抗日战争胜利后,郭瑞人于1946年重返星洲。他十分关心国内解放战争形势,相信祖国前途光明。同年10月,回到新加坡的胡愈之与文化界进步人士筹组南洋出版社,当时需要资金1万元,但胡愈之等人经多方奔走也仅筹到3000元。郭瑞人闻讯,慷慨出资7000元,补齐不足之数。南洋出版社鼎建后,出版了许多爱国进步书籍,还创办了风行南洋各地的《风下》杂志,成为宣传爱国进步思想的重要阵地。在投资组建出版社期间,郭瑞人还筹建了新加坡振亚有限公司,亲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并代表公司参加了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后被推为福建会馆执事。陈嘉庚、胡愈之等人筹办新加坡《南侨日报》时,郭瑞人慨然出资并担任董事。可以说,郭瑞之不仅是华侨工商界的爱国人士,也是一位进步的文化人士。

1958年,陈嘉庚先生(右五)亲切接见郭瑞人伉俪(左四、左五)。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郭瑞人难抑内心的兴奋之情,以各种方式来支持、支援新生的祖国。1950年初,郭瑞人与友人合资创办新加坡昆兴企业有限公司并任常务董事,该公司主要业务是为新中国争取外汇。同年10月,为保家卫国,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在郭瑞人的指示下,昆兴企业有限公司极力采购橡胶供应祖国。后来新加坡当地殖民政府禁止战略物资出口,昆兴企业有限公司载运橡胶回国的船只在公海被当地政府截回,货物遭没收,公司被搜查,经济上蒙受了巨大损失。1951年,伍修权在联合国代表新中国发言后,郭瑞人从经济上支持新加坡《爱华》进步月刊复刊,并在该刊物上全文发表了伍修权在联合国上的发言,这在当地引起了极大震动。

  募集侨资 推动发展

  追逐心中的理想世界一直是郭瑞人笃定的信念,他也一直在等待时机将这一信念付诸行动。1951年8月,作为印尼首批华侨回国观光团中的一员,郭瑞人回到了新生的祖国,在这里他看到了光辉的前景,遂毅然决定留下来。这也使他成为当时该团第一位携眷留下来参加新中国建设的著名华侨。在离开家乡26年后,郭瑞人举家重返福建,定居省会福州。

上世纪40年代,在印尼茂物植物园中谈笑风生的郭瑞人。

  众所周知,新中国成立前福建工业基础极差,新中国成立后的一段时间内因地处前线,国家未安排重点项目,福建经济仍较孱弱。针对这种情况,1951年,郭瑞人和尤扬祖、蔡钟长等人倡议成立福建省华侨投资公司,吸引侨资发展福建经济,这在当时是一个颇有远见的倡议。福建省领导不但接受了这一建议,还派当时福建省人民银行行长高磐九和省侨委主任王汉杰同志协助郭瑞人成立省华侨投资公司筹备处。

  1951年12月,省华侨投资公司筹备处正式成立。上世纪50年代,受帝国主义的封锁,当时外部世界对于年轻的共和国还了解甚少,要动员海外侨胞回国投资谈何容易。为了让福建省华侨投资公司能尽早成立,郭瑞人殚精竭虑,积极推动筹备处各项工作的开展。筹备处先后拟订《福建华侨投资公司章程(草案)》和“华侨投资宣传募股计划”,向旅外侨胞、归侨、侨眷和港澳同胞进行宣传,并聘请了一批募股委员,广泛开展募股工作。

  1952年7月20日,福建省华侨投资公司正式成立。郭瑞人先后出任副总经理、总经理之职。在他的主持下,福建省华侨投资公司一边努力募集侨资,一边筹建工厂。1954年至1955年,泉州糖厂、福清油厂等一批企业即先后投产。到1967年为止,华侨投资公司总共募集资金外汇人民币8000多万元,投资兴建或扩建工矿企业62个。这批企业有力地发展了当时全省的制糖、榨油、造纸、食品四大轻工行业,为福建经济的崛起奠定了一定的物资基础。而郭瑞人担任福建华侨投资公司领导职务长达15年之久,在这期间他呕心沥血,功不可没。

  热心侨务 忠于职守

  改革开放以后,郭瑞人已是古稀之年,但壮志不减当年。他精神焕发地投入到侨务工作中去,为广大归侨、侨眷和海外侨胞、港澳同胞做了大量的接待服务和宣传工作。他连续当选为第五、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还先后担任福建省副省长、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侨联副主席、福建省侨联主席及名誉主席等职。

  郭老一生与“侨”字紧紧相连、密不可分。在担任福建省侨联领导之职后,每次省侨联召开会议,他总要提前来到会务组,详细了解委员们报到及安排住宿的情况,逐个找他们叙叙友情、谈谈工作,忙个不停。平时经常出差到各地视察侨务工作,对基层侨联的筹建、人事以及有关经费等困难和问题均了如指掌,并及时向有关部门反映,协助解决。

  从1978年起,至其逝世前的10多年中,郭瑞人参与全国和福建省的许多重大政治活动,如:参加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的讨论;参加有关保护旅外侨胞正当权益和归侨、侨眷合法权益的许多法规和政策的制订,等等。他积极反映侨界人士的呼声,提出诸多建议,为落实一系列侨务政策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上世纪90年代初,郭瑞人在征得挚友吴水阁的亲属同意后,将吴水阁委托他保管的余款如数捐给当时正在动工兴建的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为该馆的创建作出了贡献。

  此外,郭瑞人还充分发挥与海外华侨华人有广泛联系的优势,热情接待回国观光旅游、探亲访友或投资兴业的华侨华人,并多次出访联络乡谊,为加快发展福建经济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在逝世的前一天(1995年12月16日),他还特地从所住的医院回家,交代家人为他整理服装,以便他参加省侨联五届四次全委会议,共商侨联工作。

  谦恭友善 平易近人

  郭瑞人先生一生热爱祖国、热爱家乡,为人正派,廉洁奉公,胸襟坦荡,深受人民群众的信赖与爱戴。在子女的眼中,他还是一位克勤克俭、平易近人的父亲。

  在福建省华侨投资公司筹建期间,郭瑞人任劳任怨,他经常骑自行车到福州华侨服务社拜访回国华侨,宣传投资优惠政策,动员华侨投资参加祖国建设事业。在筹办时期,公司经费比较困难,郭瑞人于是谢绝公司给他发工资,看病也由自己承担医疗费用,甚至因公出差的旅费、住宿费,都由他自己负担,想方设法地为公司节约开支。直到1953年,公司成立一年多后,他才同意按省里文件规定的级别领取工资。公司有辆产自波兰的汽车,但郭瑞人一直坚持非重要公务不乘坐的原则。于是,街坊邻居时常能看到他踩着自行车穿梭在风雨中。

  对待公司员工,郭瑞人不端架子,不打官腔,而是真诚地去关心他们的冷暖,令人倍感亲切。福建省华侨投资公司的通信员老安是一位普通员工,经常携妻子到郭瑞人家中找他聊家常。郭瑞人从来都是以礼相待,有时还吩咐家里的保姆下厨,留老安夫妻俩在家吃饭。

  郭瑞人年轻时在厦门的挚友陈森绵(即陈三民)是位进步人士,他对郭瑞人的一生影响极大。1927年“马日事变”前夕,国民党右派疯狂追捕、屠杀共产党人,闻讯慷慨激昂的陈森绵在给郭瑞人的信中写道:“不能亲自看到革命胜利成功,宁愿做革命道路上的小脚踏石”,继续从事革命活动,展现了革命的大无畏精神。

  1936年初的一晚,陈森绵在伏案写作时遭特务开枪暗杀,牺牲时年仅38岁。

  陈森绵至死不渝的革命气节,给郭瑞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和印象。中晚年时,郭瑞人常以陈森绵的事迹来教育子孙要甘于为国奉献、不计较个人得失:“他(陈森绵)都为国家牺牲了,我们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

  严于律己 克勤克俭

  对于侨领陈嘉庚先生,郭瑞人一向景仰之至。陈嘉庚先生在世时,郭瑞人曾多次携家眷到集美他的住处拜望他。陈嘉庚先生逝世后,郭瑞人每到厦门,必到鳌园其陵墓瞻仰、祭拜。1991年8月,郭瑞人带着全家三代人重访鳌园,动情地向子孙们介绍陈嘉庚严于律己、艰苦朴素,把自己一生奉献给祖国的事迹。他对子孙们说:“陈先生的赤子丹心你们要好好学习。”

  淡泊名利的郭瑞人,从不为子女谋私利,他还时常教育子女要自尊自强。女儿郭坚,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浙江诸暨当工人,当地条件差,生活相当艰苦。郭老去看她时几乎一声不吭,也没找关系帮她解决现实困难,只是勉励女儿自己克服困难,把浙江当作第二故乡,坚持下去。郭老严于律己、不以权谋私的高尚情操,由此可见一斑。

  据儿子郭欣回忆,他在新加坡上学时,父亲每次给他3至5角坡币作为零用钱。第一次给这零用钱时,还递给郭欣一个小本子,明确交代说:“书籍、笔墨等大件文具用品由我给你买,其他日常开销你都要记在这个本子上,用完再给。”从此,郭欣买什么、花什么,都一笔一笔地记了下来。久而久之,记账成了郭欣的习惯,在不经意间也养成了节俭的习惯。1972年,郭欣的弟弟郭卓卓前往香港谋生时,在经济上尚未自立,郭瑞人每次给他生活费时,一样要求他要时刻记账并向其汇报。出于对父亲“账本审核”的担忧,卓卓花起钱来战战兢兢,连每周搭乘九龙轮渡都是买最便宜的票,更谈不上买什么奢侈品了。

  郭瑞人一生都在用最朴实的行动传承孝德观念。父母在世时,郭瑞人一直对他们嘘寒问暖,关爱老人。1951年回国时,父亲已经去世,母亲留在新加坡和弟弟一起生活。郭瑞人定居福州后,时常惦念母亲在新加坡的生活情况,不时写信问候。后来,母亲在新加坡去世,郭瑞人闻讯后,非常难过,他在胳膊上戴黑纱表示对母亲的哀思怀念。1990年7月,郭瑞人曾偕胞弟率子孙前去新加坡祭扫祖墓,用言行教育子女要饮水思源、为人不忘亲。据郭卓卓回忆,郭瑞人还定期资助一些经济较为困难的福建亲友,他把这些亲友的名字列在一个单子上,每隔一段时间就给他们汇钱,经年不断。

1990年7月,郭瑞人偕胞弟率子孙祭扫祖墓。

  在节俭方面,郭瑞人从来都是以身作则的。他一生衣着简朴与普通大众没有任何区别。海外亲友有时送给他的衣物、补品,他大多转送朋友,自己身上穿的棉衣则是一补再补,一条羊毛裤甚至能补上十几个洞,依旧不舍丢弃。1990年,子女陪郭瑞人去新加坡探亲访友,发现他的脸巾破了个洞,便买了条新的给他。他说:“那条脸巾只破了一点点,还可以用,干什么要换新的?”新脸巾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据郭卓卓回忆,父亲晚年不愿多花钱买贵的衬衣,但出席会议等正规场合又要保持端庄仪表,所以他常年就在脖颈处套一个假衬衣领,这样既省下了钱又不失礼仪。

  随着年岁增高,郭瑞人的体形有了些改变,原本合体的一些裤子都不能穿了。可他既不让买新的,也不让重做,只让家人把裤头改一改,就一直穿下去。据子女回忆,郭瑞人去世后,遗体火化时穿的那条裤子也是改过的,上面还带着补丁。这就是郭瑞人,一位朴素的人。这位父亲的朴素作风,也永远地活在了儿女们的记忆之中。

  专家点评

  ■郭景仁(泉州市侨联原副主席、华侨历史学会原会长)

  在风雨如磐的旧中国,郭瑞人被迫南渡谋生。他白手起家,顽强拼搏,终成事业,仍始终心系家邦。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积极参与陈嘉庚“南侨总会”筹赈活动,组织发动广大华侨同心协力,共赴国难。尔后,他又与爱国进步人士携手并肩,不遗余力地反对内战,支持祖国的解放战争,迎来了新中国成立的曙光。

  1951年8月,他携家眷参加印尼首批回国观光团,并毅然留下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他欣然受托来闽筹组成立福建省华侨投资公司,为之殚精竭虑,呕心沥血。该公司一边募集侨资,一边筹建工厂,截至1967年,共募集外汇人民币8000多万元,投资兴建或扩建工矿企业62个,为助力福建经济启航,他建树卓著,功不可没。

  他敬业乐群,忠公体国,无私奉献的高尚节操,充分彰显海外赤子的家国情怀。他恭谦率直、孝悌齐家、清廉俭朴的优良品德,深受侨乡人民敬重。爱国侨领,实至名归。

来源:泉州市纪委监委、市委统战部、市侨联、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市海外联谊会

泉州晚报记者吴拏云 通讯员 叶婧

图片摘自《爱国侨领郭瑞人》一书

【责任编辑:庄秀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