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信息 > 要闻
洛江:父亲的“传家宝”
2019-04-12 12:11:06    洛江区纪委监委

  终于盼到久不露面的冬日暖阳,母亲赶忙把父亲珍视的旧棉被抱上天台晾晒,老邻居见母亲有些吃力,立马凑过来,一边帮着展开被子,一边劝道“嫂子,你家这床棉被也太旧了,趁着过年换床新的吧。”母亲一边小心翼翼整理被角,轻柔拍打着棉胎,一边笑着解释道“妹子你不懂,别人都是喜新厌旧,我家老周是喜旧厌新,家里这些旧棉被、旧被单和旧牙杯,可都是他心头的宝贝,扔了换新的,他准跟我着急!”

  父亲退伍后就进入机关工作,从小邻居亲朋就羡慕我家有个吃“公家饭”的父亲。但在我的记忆里,从不觉得家里不愁吃喝,相反,家里都是些破破烂烂的旧物件。父亲的牙杯是一个军用牙杯,除了那依稀可见“赠给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卫祖国”几个小字,其他地方早已斑斑驳驳,辨不清原来颜色,饶是如此,父亲依然十分珍视。我和母亲几次想帮他偷偷换上新的,他都恼怒得很,梗着脖子就嚷嚷“好好的牙杯,换什么?快帮我换回来。”

  因为父亲自小家贫,他常说“一开始去当兵,不全是保家卫国情怀,说白了,大半是为了填饱肚子。部队不仅吃得饱,也穿得暖,你看这床被子,多厚实,当初在部队,盖着睡得不知多暖和踏实。这军被拍一拍,晒一晒,还跟新的一样。”父亲退伍多年后,从不舍得换掉这床旧棉被。

  许多年以后我上了大学,从不管生活琐事的父亲,意外地亲手为我打包了这床棉被。当宿舍其他父母帮着打开簇新的鹅绒、鸭绒和蚕丝被,父亲竟也抖开这床明显陈旧的棉被,竟然还能一脸得意地说:“如今,你也要独立生活了,求学做人,也像我们当兵扛枪一样,要有担当!”一席话让我们心里五味杂陈。

  古板的父亲在家人的眼里,始终是个喜旧厌新的人。他不爱新装,总爱那些几乎褪了本色的旧衫;他不慕虚荣,觉得地瓜菜干、粗茶淡饭、安步当车才是生活真意。但在工作上,同事都说,父亲最“喜新厌旧”,到他挂钩的村子里,看到小学校舍陈旧,他拍桌子,瞪眼睛,掏空口袋的圆角分掷在桌上,张口就说“没有钱,我来掏,挨家挨户去化缘也成,一定要盖新学校。”村里的路是土路,一到雨季,泥泞难行,父亲拍板:“修新路,马上,没有钱,我想办法,没有人,我当兵出身,有力气,我第一个上。”

  平时工作中,父亲最见不得披着“老规矩”、“旧例子”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他常说:“好的传统、好的作风要传承发扬,但借口是‘老规矩’就公款吃喝、公车私用,认为沿用‘旧例子’安全便不愿意研究新形势,适应新要求,其实就是没规矩、不作为,最要不得!”

  父亲退休以后,我成了一名纪检监察干部,他只是端着旧牙杯笑着对我说了句“小子好好干”,就不再多言。我却能知道,他已经教会我,生活上要“喜旧厌新”不忘初心,永葆本色,工作上要敢于“破旧立新”,勇于担当,才不失男儿本色。几十年砥砺厮磨,密实棉胎被岁月磨成薄薄一层,然而就在我儿子出生后的那个冬天,父亲一反常态,温柔地把再次翻新的旧棉被轻轻盖在孩子小小的身躯上,满脸皱纹舒展开来,呢喃般对着孩子说“小子,你也盖盖爷爷这床军被,以后要像个男子汉,有担当。”(作者:周炜)

【责任编辑:庄秀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