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时评 > 清源茶座
“一时沉浮”与“百世担当”
2017-04-10 16:30:45    中国纪检监察报

    宋徽宗宣和元年(1119年),36岁的国史编修李纲被贬谪到南剑州沙县(今福建沙县),当了个管库的监税,同时,他还“兼摄武平县事”(兼任武平代理知县)。从沙县到武平,山水迢遥,即使交通高度发达的今天,走高速公路也有五六百里,实在难以想象,在那个只能用脚步来丈量峻岭丛莽的年代,李纲是怎样“兼摄武平县事”的?此情形下,他会怎么做?

    不禁想起三国时那位曾与诸葛亮齐名、被赞“卧龙凤雏,得其一可安天下”的超级牛人庞统。庞统投奔刘备之初,刘备以貌取人,不喜欢他,让他去耒阳县当了个县宰。庞统到耒阳之后,整天饮酒作乐,钱粮词讼一概不管,任凭耒阳县民政财政司法所有政事全面荒废。直到刘备派张飞去兴师问罪,面对这位一言九鼎的御弟钦差,庞统才大显身手,不到半天的时间就把上任百多天来积压的所有公务全部处理完毕。庞统震住了张飞,也获得了刘备重用。

    可是,万一从头到尾都没有张飞这等大人物前来视察呢?“凤雏”庞统,是不是就打算在耒阳一直尸位素餐下去?在我看来,拿了俸禄就要干活,否则干脆辞职另谋高就,岂可占着位子,误了一县百姓?

    相比之下,29岁就中进士、身怀济世之志的李纲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不避艰难,积极作为。当时的武平是荒僻之地,老百姓苦不堪言,而且因为地处三省之交,“盗贼奸宄从此出没”,要保境安民比其他县邑更为艰难。他迎难而上,对症下药,千方百计整顿治安:“申严保甲,盘诘奸宄,凡各隘口俱令同心守望,巡缉稽查,协力提防,夙夜无间;团结民心,安内攘外”。于是,坏人望风而逃,老百姓都能睡个安稳觉,商人也不再裹足不敢上路了。

    与此同时,李纲见当地民风尚武,觉得还是要以文化人、实行“仁义之治”才是上策。于是他在县城西边建起读书堂,经常召集士子课文讲艺,教导他们“道德文章为修身之本,忠孝节义为致君之源”。在他的引导推动下,人们无不感而思奋,都以道德文章为荣,武平从此“忠孝迭兴,贞烈相继,皆其流风余韵,普被无穷者也”。离任时,当地百姓依依不舍;离开后,人们一直感念崇祀。

    后来,在大宋江山危急存亡之际,李纲两度临危受命,被火线提拔为相。他丹心未死壮怀不馁,苦心孤诣周密筹划,欲以独木支大厦,成为彪炳史册的名臣。难怪《宋史》评价李纲:虽然屡遭贬斥,却忠诚不减,不因重用与否而灰心。就像赤子对母亲一样,即使母亲怒喝,他依然噭噭牵着母亲衣裾紧紧跟随。

    无论官大官小,无论顺境逆境,无论治小县还是掌大国,到哪个岗位都勤勉任事兢兢业业,真正做到范仲淹所说的“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不正是“担当”二字的题中应有之义吗?(林永芳)

【责任编辑:黄晓茹】